中国农村村民自治基...中国农村研究网

时间:2017-12-02 17:29 来源:网络整理

摘 要农村基层治理是一个复杂的、多层次的体系,包括行政基本单元、协调和服务基本单元及自治基本单元。自治基本单元是最靠近家户的一个单元,在历史上自然形成,其规模受农民参与的方便性和合作解决基本公共问题的能力约束,前者称为“参与约束”,后者称为“能力约束”,自治基本单元的规模就位于两者之间。农村基层自治基本单元的划定可以遵循五个原则:产权相同、利益相关、血缘相连、文化相通、地域相近。五个原则又可以称为“五个因素”。农村基层治理的基本单元就由“两大标准”和“五个因素”共同决定。

“五个因素”决定基本单元在哪里,“两大标准”决定基本单元有多大,前者是充分条件,后者是必要条件。

关键词中国农村;村民自治;基本单元;“能力标准”;“参与标准”;“五个因素”


最近几年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将村民自治从村庄下沉到小组、村落、自然村的现象。这种现象表明当前以村庄(俗称行政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已经不能满足农民的需求,无法实现村民自治的最大效能,农民正在努力寻找更适合于自治的基本单元。为此,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出:“在有实际需要的地方,扩大以村民小组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继续搞好以社区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探索符合各地实际的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其实,基层治理的单元、自治单元,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处于调整中,也一直在争论,如20世纪五六十年代提出“三级所有,队为基础”,这个“队”开始定为生产大队,后来又明确为生产队。这说明农村基层自治的基本单元一直处于探索中。这就要求学界对此做出理论回答:如何确定村民自治的基本单元。本文将以村民自治的基本单元为研究对象,考察它的划分及划分依据、位置及其规模。

一、治理基本单元的研究进展

学界对治理基本单元的研究成果丰硕,但对自治基本单元的研究则比较鲜见,散见于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和政治学家著作中。对治理基本单元的论述主要有三类:一是城邦规模的论述,二是国家规模的论述,三是农村基层治理单元的论述。

(一)城邦的治理单元和规模

对于城邦治理基本单元的研究主要是古希腊、古罗马的学者。柏拉图认为,当政者在考虑城邦规模和疆土时“不能超过最佳限度”,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大到还能保持统治”,小到“尽一切办法守卫着我们的城邦”[1]。在《法律篇》中,柏拉图将基本单元进一步量化,不仅“应当足以维持一定数量的最有节制的人的生活”,还能够“足以保护自己,反对侵略”。他认为,5040位土地所有者是一个恰当的城邦规模[2]。柏拉图是从基本单元的生活及防卫的角度来考察基本单元及其规模的。

亚里士多德则拓展了城邦治理基本单元的研究,从多个角度考察基本单元的规模。从土地来看,“应当以足使它的居民能够过闲暇的生活为度”;从人口来看,“足以达成自给生活需要而又是观察所能遍及的最大数额”[3]356。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最大的区别是考虑了自治和立宪的问题:“人口太多了,虽然在物质需要方面的确可以充分自给,但它却难以构成一个真正的立宪政体”[3]354。“一邦公民人数不能超过万人;居民都远近相望,里闾相逢,互知其行为、能力、门望、贫富;平时集会可以朝至夕归,战时征召可以朝令夕合。”[3]355亚里士多德提出了城邦要满足自治的条件,必须具备互相熟悉、知根知底、集会方便、有利防卫等四个具体条件。

(二)国家的治理单元和规模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比较多地阐述了国家治理的边界和规模,概括起来有三个观点:一是国家规模要适度,不能逾越其“极限”———“使它既不太大以致不能很好的加以治理,也不太小以致不能维持自己”[4]59。二是国家的规模要处理好人口与土地的组合,人口和土地“这一比率就在于使土地足以供养其居民,而居民又恰好是土地所能够养活的那么多”[4]62。三是民主只能在小国实施,“一般说来,民主政府就适宜于小国”[4]83。而且卢梭认为,“小国在比例上要比大国更坚强得多”[4]59。卢梭提出的“最佳规模”“极限”“恰当疆界”就是一个国家治理的基本范围和规模,属于国家治理的基本单元。卢梭的国家基本单元考虑了统治的需要和民主的需要。





上一篇:一部政治思想的百科全书
下一篇:自由节拍:月上中天
相关文章